中新網5月15日電 美國《紐約時報》14日刊登署名查理·薩維奇的文章稱,2010年5月,當聯合國安理會考慮是否要因為伊朗的核計劃而製裁該國的時候,數個理事國的投票意向懸而未決。一份泄露出來的美國國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簡稱NSA)文件顯示,當時的美國駐聯合國大使蘇珊·E·賴斯(Suan E. Rice)請求NSA的協助,“以便她制定應對策略”。
  NSA很快投入工作,起草出了監控四個理事國外交官所需的法律文件。這四個國家分別為波黑、加蓬、尼日利亞和烏干達,而它們的使館及使團此前並未處於監控之下。到了6月,15個理事國中,12個投票贊成實施新的製裁措施,黎巴嫩棄權,僅有巴西和土耳其投了反對票。
  當年夏天的晚些時候,賴斯對NSA表達了謝意,稱其情報幫助自己知曉了中國、英國、法國和俄羅斯這四個常任理事國的外交官“在製裁敘利亞問題上的真實立場”。
  描述這一事件的兩份文件均由NSA前承包商雇員愛德華·J·斯諾登(Edward J Snowden)泄露出來,並出現在了格倫·格林沃爾德(Glenn Greenwald)的新書中。這本書名為《無處藏身:愛德華•斯諾登、NSA與監控國家》(No Place to Hide: Edward Snowden, the N.S.A., and the U.S. Surveillance State),已於13日出版。
  之前已有報道揭露了一些情節,指出在製裁伊朗的投票前,NSA對美國外交談判起到了協助作用。比如,法國《世界報》(Le Monde)2013年10月的一篇文章,重點探討了NSA對法國外交官的監控。
  格林沃爾德的新書中呈現的另一份文件列出了NSA已經滲透的使館與使團名單,其中包括巴西、保加利亞、哥倫比亞、歐盟、法國、格魯吉亞、希腊、印度、意大利、日本、墨西哥、斯洛文尼亞、南非、韓國、委內瑞拉和越南。這份文件的部分內容曾由《衛報》在去年6月報道。
  NSA在海外的監控活動,包括針對盟國領導人的監控的曝光,激起了外界對美國的怒火。不過,NSA女發言人凱特琳·海登(Caitlin Hayden)指出,奧巴馬總統正在尋求應對這些問題的方法,今年1月,他承諾將對監控盟國及合作伙伴施加更多限制。
  “我們的情報機構將繼續搜集關於世界各國政府意圖的信息,並不針對普通公民,這與任何其他國家的情報部門的所作所為別無二致,我們不會因為本國的機構或許最有效率而道歉,”她說。
  賴斯於2010年5月提出的協助請求被詳細記錄在NSA的特殊來源行動部門(Special Source Operations)的一份內部報告中。該部門與電信企業合作,監控美國的相關網絡。
  5月22日,法律團隊被召集起來,開始起草申請四項法庭指令的文件,每一項針對的是安理會的一個理事國。這四個國家的使館與使團當時似乎尚未處於監控之下。5月26日,一名法官簽署了指令。
  這份內部報告顯示,NSA從外國情報監視法庭(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Court)獲得了針對特定國家的指令,以便監控它們的外交設施。這或許會為解讀《明鏡》周刊(Der Spiegel)今年3月公佈的一份模糊文件提供線索。文件顯示,法庭於2013年3月7日簽發了指令,授權監控“德國”,此外還列出了指令即將過期的其他幾個國家的名單。
  《外國情報監視法案》(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Act)並未授權該法庭簽署命令進行針對特定國家的廣泛監控。不過,法案的確授權簽署針對在美國領土上活動的特定“外國勢力”的法庭指令,這種指令的有效期為一年。  (原標題:“棱鏡門”爆料記者出書 揭美國監控外國外交官)
創作者介紹

家用

ba00baawp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