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8日從溫州樂清市警方獲悉,該市25日凌晨發生1起出租車司機在載客途中被劫殺的案件,41歲的江西上饒人吳師傅被犯罪嫌疑人割破頸部動脈,因失血過多不治身亡;該案犯罪嫌疑人為5名少年,除了鄭某18歲,其餘4人均只有16歲。目前,3名犯罪嫌疑人已被抓獲,另2人在逃。(11月28日澎湃新聞網)
  被殺害的出租車司機吳師傅是江西人,懷著一家生計在陌生的城市打拼,他留給妻子的人生箴言是“活著就要有骨氣。”這話讓人感到男人的責任感。
  劫車殺人的五位少年,因為沒有固定工作而到處遊蕩,在百無聊賴中尋找著荷爾蒙刺激,亦或是擺脫囊中羞澀的窘迫,他們選擇用手中匕首來消磨一個整晚的時光。生活都難稱如意的六個人,因為那割破吳師傅頸動脈的一刀,從而使彼此的命運走向了極端的對立面。
  不能說案發地樂清是個治安混亂的地方。從當地警方口中得知,通過近幾年的嚴防嚴控,社會治安成效是非常顯著的,兩搶、涉黑惡、命案等重大惡性案件的發案均呈現出逐年下降的趨勢。命案發案截止目前僅發11起,創下近20年發案最低的紀錄,破案率高達100%。但即便如此,這一起劫車殺人案依然會在當地引起難以抑制的恐慌。
  這種恐慌,來自於五名殺人少年的“動物凶猛”。在作案之後的監控畫面中,可以看到五名殺人少年不慌不忙走著,有人還手揣褲兜,顯得非常淡定。他們可能並不知道那一刀已不可輓回地摧毀了包括自己在內的多個家庭。
  說到家庭,很多人第一反應想到少年暴力者多半對家庭是義無返顧地決裂。父母的婚姻不和,是少年埋下仇恨社會的第一顆種子。而留守兒童的成長軌跡也多半摻合著不堪的記憶。疏於家庭管教的少年,在青春激素的催發下,渴望著“天高任鳥飛”的瀟灑。這種情愫,在網吧或者是刺激類影視作品的發酵下,讓他們漸有挑戰社會底線的不羈。這些從外省跑到浙江的少年,也難免有這樣的影子。
  電影《天堂口》講述了三個鄉下少年闖盪大上海的江湖故事。年輕的欲望在不掌控的情況下,只能一個猛子扎向支離破碎。在沒有掌握判別好壞能力和生存技能的情況下,很多少年難以在陌生城市裡選擇一條正確的道路行走。陌生環境給了他們生存上的挫折感,也釋放了他們破壞的動物本能。隨波逐流漂泊不定的心靈,四處尋找刺激的欲望,自以為是的狂傲……這些,讓他們被無法控制的獸欲所吞噬。
  到了一定年紀,絕大多數年輕人都能從迷笛青春中回歸到世俗社會裡來。而在此之前,得清楚叛逆是需要底線承受的,如果越界,不僅青春立馬散場,還將被法律至於審判席上。任何事情都沒有推倒重來的可能性,殺人少年送給出租車司機的一刀,也應刺痛刺醒那些歇斯里底的懵懂青春。
  人生苦短,何必呢?
  文/謝偉鋒
  
  (辣味時評,一掃就行!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  (原標題:少年劫車殺人,弱者給弱者的一刀)
創作者介紹

家用

ba00baawp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